每当过年初二回娘家,我们当然不例外, 老妈带着我跟小弟们一起"回"到了就在附近的"娘家" 不是我要说外婆家离我家不到500公尺的距离, 我们几乎三两头就回来一次所以过不过年,似乎没太大差别。 不过真的要说的话,就是过年的时候,我的表妹们也会出现…呵呵…先来介绍一下小弟我吧, 小弟我名叫谢宗今年19岁,是个大学生,家里除了我妈就是我一个国小跟幼稚园的弟弟们, 我爸不跟我们住。 我妈是标准的传统女性,家里大小事都是我妈一手包办, 我既然是长子家事没得帮忙,只好帮忙照顾两个弟弟们, 也因此两个小家伙还漫听我的话对我唯命是从, 也是我的两个小手下哈哈。 在大学我念的是机械系,班上唯一的两个女生, 一肥一瘦…两个站在一起像极了七爷八爷真是最佳搭档…虽然正值青少年的我, 对女性充满了兴趣也不会动到她们头上…身边也只有妈妈一个女人啦…所以我的表妹们便成了我心中的绿洲, 我幻想的对象…..至于我的两个表妹分别是小我一岁的欣宜跟小我两岁的欣岚, 两个表妹身高差不多身材也都很标准,不过欣宜的胸前比较壮观…而欣岚则是有双美腿…欣宜个性比较内向文静, 欣岚则是比较外向活泼所以我也常常会跟欣岚打闹玩在一起, 欣宜则是会乖乖的旁边边看边笑。 「阿公~阿妈~新年快乐~~~」虽然眼神都在搜寻我可爱的表妹们, 但还是要很有礼貌的先跟长辈们打声招唿。 「乖,乖,来~给你个红包,要乖乖的喔。 」阿妈边摸着我的头,一边递红包给我…一直以来最疼爱我的就是阿妈, 谁叫我是长孙呢。 「谢谢阿妈」很开心的接过红包,等阿妈一坐下…让小弟们跟着妈去拜年…嘿嘿…我就奔向屋内找我两个可爱的表妹…打开第一个房间, 就看到清凉的画面…欣岚穿着裙子还趴在床上还举着小腿跟身体成L型的晃来晃去着看电视 而我站的位置隐约可以看到白色的内裤…「恩?!哥你来啦~~」欣岚听到开门声音便发现我站在门口 不过似乎没发现自己春光外泄所以转头看了一下, 目光又回到电视上。 「恩阿~~怎么只有你?欣宜呢?」为了想看清楚一点这个神秘的白色…我缓缓走向欣岚的身边「她跟妈在家里整理东西要晚点才能过来, 所以爸先带我来了。 」欣岚边看着电视边说着「整理东西?大扫除喔?」随着我的走近, 这白色的内裤被包覆的两片东西夹在里面的样子也一清二楚…「不是 是在准备我跟我姐的行李因为我们要暂时住在外婆家一阵子了」「阿?!你说啥?!」虽然我的目光都在欣岚的内裤上…不过听到这个消息还是让我回神了一下「我说我跟我姐要暂时住在这啦!」欣岚终于转头过来看着我说道「为啥?」我吃惊的看着欣岚「我妈跟我爸要出国去玩阿, 不想带我们两个小电灯泡咩」欣岚边说还边抓着棉被在床上磙来磙去「扑 原来是这样喔那你们要住多久?」我跟着扑上去床去占了一半的位置「两个星期吧, 等他们回来啰~嘿!」欣岚说完便用力的磙到了我的身上来「埃哟!你好重喔!想压死我啊!」嘴巴上面虽然抗议着 但是却对背上感觉到隔着一件薄薄棉被上两团变形的肉丸子感到兴奋…早知道刚刚就躺正面…「呵呵 我哪有重这样躺很舒服呢。 」欣岚边说还边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似乎在为自己占上风的情况满意「看我的!」「啊!」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反压制人, 换成我隔着棉被压着欣岚的姿势还边搔着欣岚的胳肢窝, 不时抚摸到那两颗变形的肉丸子…「啊!啊!我投降~我投降了!」欣岚红着脸笑到不行的哀求着我原谅难得有这种机会 怎么可以就这样停止呢?我当然不甘心的继续搔痒加上抚摸 还把头凑过去对着欣岚的玉颈吐气边贪婪的吸取着欣岚身上的清香「呀!」欣岚似乎快受不了的开始疯狂的抵抗, 由于我是半坐在欣岚的身上所以她一开始抵抗, 那雪白的大腿还不时的摩擦到我的小弟弟…乖乖的还没事 这一抵抗突然让我有种莫名的快感我开始粗鲁的用左手压制住欣岚的两只小手在她的头上, 另一只手依然停留在浑圆可爱的肉丸子旁边嘴巴边吐着气, 眼睛边注意着两团很有弹性的肉丸子随着主人的抵抗在跳上跳下 有点低胸的娃娃裙装让我清楚的看到了肉丸子上的两颗尖挺的粉红色肉点…「你们在做啥?」可能欣岚叫的太大声 把我的小手下也引来了「没事姐姐不乖, 我在教训你姐姐你出去玩吧,顺便帮我把门锁上」我的小手下当然很听话的喔了一声, 然后就锁门出去了这一锁门让我更加的大胆了 又凑过去的嘴巴边吐着气边不时的亲吻着欣岚可爱的耳垂、耳下, 还直接将右手覆盖到了欣岚的肉丸子上面慢慢地抚摸着…我沿着琐骨 慢慢往下移动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跟运动式的胸罩, 还可以感觉到突出的小圆球这一切要拜我这好动的表妹不喜欢穿一般内衣, 觉得活动难过所以只喜欢穿很像小可爱的内衣所赐…「呀!!」欣岚似乎还在因为玉颈上的痒处继续疯狂的摆动她的身体, 不过脸上却多了条红润的色彩而我也感受到了跨下小弟因摩擦而逐渐的肿大…这下糟了, 我开始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小弟为了怕等等太难看, 只好停下所有的动作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了眼前这个美味的可人儿…..「哥!你太过分了!我只不过压了你一下, 你竟然这样对我!」看着欣岚气喘还红着脸边大声说着 我不在意的看着她可爱的脸边用棉被盖住自己的下半身…「谁叫你自不量力要压我, 活该哈哈」「可恶,这仇我记住了,害我…亨…不管你了!」看着欣岚话说的不清不楚的样子, 听的我不明不白还来不及问,欣岚便跑出去了心理边想着…唿…两个星期啊…这我得好好的计画一下了…呵呵…想着想着我的小弟又开始不安分了……调整好自己的唿吸, 终于可以正常的起身…愉快的走到餐厅跟大家一起吃饭了。 看着桌上的菜色真是可以媲美五星级大餐厅…龙虾鲍鱼拼盘、红烧鱼狮子头还有凤梨炸虾跟我最爱的糖醋排骨…渍渍…看的我口水直流…还是阿妈厉害, 虽然口诀有传给下一代不过妈的功力似乎还差了那么一成…拿着大碗公夹了一堆肉, 就自己乖乖的到客厅边看电视边吃啦!因为餐厅的位置不够容纳大家 所以凡举小朋友(第三代的)通通被安排到客厅去, 当然还是有分些菜色放在客厅啦!只是一盘盘小盘…看起来总是没有餐厅一堆菜摆起来这么壮观…转着手上的遥控器 突然出现一只手把遥控器抢了过去没错,就是欣岚, 看来她似乎还在对刚刚表达不满…「你没得看啦!给我转吧!」一手拿着饭碗 还硬要跟我抢遥控器的欣岚斜眼瞪着我说「哟!大小姐生气啰!」我不在意的啃着肉边说「废话!等等欣宜来了我要跟她说你欺负我」欣岚用看起来不怎么凶的表情瞪着我「哇!好恐怖喔!那我会怎么样呢?」我笑笑的回答着欣岚 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欺负呢…呵呵「还会怎么样 当然是换我们搔你痒阿」欣岚毫不思索的回答「扑!就这样喔?我好怕喔~~~」说实在的 我真的不怎么怕痒呢所以我当然不担心啦!「你!!」欣岚继续用那可爱的脸蛋装着不怎么凶狠的表情瞪着我这时候主角二出现了, 欣宜跟着她妈妈也就是我阿姨。 「埃优!你们怎么又在吵架啊?真是~~每次见面都要吵捏!阿文你别欺负欣岚啊!」阿姨边看着我边笑着说「阿姨~~我怎么敢呢?有这么可爱的表妹, 疼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欺负呢?」我咬着肉也笑笑的回道, 顺便撇了一下欣宜欣宜穿着是白色的衬衫 搭配蓝色的牛仔裤长裤不过不知道是衬衫没办法完全包住欣宜胸前的伟大, 还是太小件了所以衬衫上的扣子跟扣子之间, 呈现有点撑开的曲缐让我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粉红色的胸罩…「呵呵, 是真的就好好啦!欣岚你也快点吃吧!」阿姨摸摸欣岚的头, 跟欣宜一起走到餐厅去了欣岚似乎对我称她可爱有些满意 所以也没有继续跟我计较开心的转着电视。 这小孩还真好打发…..过没一会儿,欣宜也端着饭碗来加入"小朋友"的行列, 拿了小板凳就坐在我的右前方对到我看着她的眼神, 才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看着欣岚转的春年节目 五个"小朋友"吃着年饭而我目光还是不时的从那细缝中, 端详着欣宜蓝色的蕾丝胸罩…突然欣宜起身了 让做贼心虚的我眼神回到电视上面撇了一眼才发现欣宜收拾着碗筷, 走向厨房去。 身为长孙的我,当然也要做个好示范,拿起剩下的饭菜, 走向了厨房…一入厨房就看到欣宜正用浑圆的小屁股对着我…手边忙着洗吃过的碗盘…真是贤妻良母型阿…「欣宜在洗碗阿?这没吃完的饭菜要怎么收呢?」手上还叠了四个盘子~当然要先找地方安置啦~「恩 在我头上的柜子里面有保鲜模可以麻烦哥帮我包起来吗?」欣宜把头转向我温柔的说「没问题!」先把手上的碗盘放在旁边的柜子上, 我便靠近欣宜想要拿柜子里的东西由于柜子高度还蛮高的 让我几乎贴在欣宜的身上欣宜正顾着手上的碗盘, 只有把身子稍微向前倾向了洗手台想要让位置让我的手去拿保鲜膜, 这亲密的距离…让我清楚的闻到了欣宜洗发精的香味…还参杂着欣宜天然的体香…虽然刚刚有闻过了欣岚的清香…不过欣宜的味道更让我动心…我终于了解"香水"里面男主角一直想要收集味道的心情…光是味道就让人快要受不了了…我的小弟也紧靠着欣宜温暖的臀部…虽然隔着牛仔裤 但是依然可以感受到它的柔软以及弹性…拿了很久的我一才离开了欣宜的身边 便快速的收拾好菜盘让我可以又一次地贴近欣宜雪白的身体, 努力吸取着勾人魂魄的味道再依依不舍的把保鲜膜放回柜子上去…然后我便先离开了厨房, 为了自己的计画决定前往餐厅找老妈子商量去。 「妈,那两只小鬼想要住在阿妈家玩一阵子」打断我妈的话题, 先搞定自己的事情比较重要「喔?好阿刚好欣宜欣岚也要住再这一阵子, 你就跟弟弟们一起陪她们住几天吧!这样我也可以放个假了…」我妈边喝着酒不在意的说「喔…」得到自己意料中的答案 面露一丝丝喜悦的离开了餐厅虽然两个小鬼也会一起留下来, 不过这样也好拿他们当藉口才不会让表妹们起疑心。 我悠闲的坐回到客厅,望着欣岚看电视那付出神的样子奸笑…继续回想刚刚我的小弟触碰到欣宜臀部的触感…呵呵…到了晚上, 该走的也走了剩下我们"小朋友"们跟早就睡着了的阿公阿妈, 我阿公阿妈是标准的早睡早起晚上九点一定上床, 早上五点一定起床阿妈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除了主卧室还有另外三间客房加一间书房,其中一间客房已经被拿去堆了杂物, 刚好还剩下两间房当然两个表妹睡一间, 而我跟两个小鬼睡一间啦隔着一到墙…两个性感尤物就在隔壁…这让我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才正逐渐进入梦乡…突然就听到敲门声…「哥…哥…你睡了吗?」门外有一道小小的声音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