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呀~累死啦~」陈素纯心里暗暗叫苦,现在是周五晚上八点多了, 她一个人还在办公室加班。 原来陈素纯被部门主管指定为采购处与专案企划部配合某企划案的采购承办人, 而专案企划部的王协理又是公司里出了名的严格 在他底下做事或跟他共事过的人没有不因为他的吹毛求疵而叫苦连天的。 本来陈素纯早就打算今天晚上早点回去休息, 没想到却在下班前硬是被王协理留下来修改专案计画内容 说是什麽隔天要送给总经理批星期一马上要开始报行。 「最好是有这麽赶啦?」 陈素纯嘴里喃喃咒駡着, 但骂着骂着计画也修改的差不多准备送去在个人办公室的王协理做最后确认, 她抬头看了看时钟已经快九点半了,不知何时才能回家休息。 「协理,这是您要的企划书」陈素纯拿着改好的专案企划书递给正在看电子邮件的王协理。 没想到王协理专心的盯着萤幕,连头都没抬一下, 他缓缓问道: 「陈素纯呀~在我底下做事很累吧 有没有想轻松一点呀?这样吧你帮我一些私人的小忙, 你就可以不用这麽累了如何?」 陈素纯已经累得有些昏头, 竟听不出王协理的弦外之音 直觉的回答说: 「可以吗?听起来还蛮不错的~什麽事啊?」 王协理嘴角露出一抹淫笑, 他起身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说: 「以后你就陪我做爱。 不但工作可以轻松许多,我另外每次再给你五千块。 」 陈素纯吓了一跳想逃跑,但王协理魁梧的身子已经挡在门口, 而且他趁陈素纯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已经把她扑倒在会客用的沙发上面, 整个身子就压在陈素纯的娇躯上。 陈素纯想用手推开他,无奈王协理吨位十足, 陈素纯根本挣不脱她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最后只能瞪大眼睛瞧着王协理, 眼睛里满是惊慌可怜的神情心中只想此时能有人来办公室拯救即将失身的自己, 但这时整个公司只剩下自己跟眼前的这头野兽 纵使大门口有警卫但他们根本就不会在这时来办公室。 「有啥好怕的?只不过是跟我做个爱嘛,包准让你慾仙慾死。 」王协理温柔的哄着陈素纯。 「你老婆不是管你管得很严吗?被她发现怎麽办?」 陈素纯脑子这时已经清醒了大半, 她开始用缓兵之计希望能奏效。 「哼!别提了,自从小孩出生后,她已经快一年不让我碰她了。 」王协理忿忿的说着,他跨坐在陈素纯身上一把就把她身上的衬衫给扯掉, 钮扣也因此掉了好几颗。 「你别这麽粗鲁啦!这套衣服很贵的耶~」陈素纯抗议着。 「放心~只要你肯乖乖听话,像这样的衣服要我给你买十套都行。 」说着又扯掉了陈素纯的胸罩,露出两颗木瓜状的奶子来。 王协理用手摸着陈素纯硕大的巨乳, 一边兴奋的说: 「今天能干到公司的巨乳人妻, 真像在作梦。 」他接着就趴下去,开始舔起陈素纯的乳房来, 陈素纯虽然千百个不愿意跟王协理发生关系可是这时心里也明白自己是劫数难逃了。 王协理先用舌头挑逗着陈素纯粉嫩的乳晕, 缓缓的绕着圈圈再慢慢从四周舔向中间黑褐色的乳头, 一手按住陈素纯的另一只奶子揉弄着另一手则是慢慢的解开陈素纯的窄裙, 还顺手在陈素纯光滑的背部抚摸着。 陈素纯被这样的刺激弄得唿吸逐渐重了起来, 可是却不敢哼出声音因为她不想让王协理觉得自己是淫荡的女人, 但在王协理脱去陈素纯的窄裙时她却还是不由自主的配合着王协理的动作, 扭了扭纤纤细腰让王协理脱得顺利些。 在几分钟的时间里,王协理已经把陈素纯的套装给丢到一旁的地上, 露出陈素纯白皙光滑的胴体。 王协理也以最快的速度,也脱掉自己全身的衣物, 露出上半身古铜色的健美肌肉。 王协理的舌头慢慢舔上了陈素纯的耳畔, 他拨开了陈素纯的长发仔仔细细的舔了起来, 那里正是陈素纯少数敏感的地带陈素纯的身体略略颤抖, 轻轻的哼着: 「不要…不要亲那里啦。 」 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王协理坚实的胸肌紧紧压着陈素纯的乳房, 身上浓密的体味更加刺激着陈素纯的性慾而本来还夹得紧紧的双腿也越来越无力。 「你的身体很敏感喔?」王协理调侃着陈素纯。 陈素纯俏红着脸不理他,王协理扳过陈素纯的头, 一下就往她的小嘴儿吻了下去起初陈素纯还只是紧闭双唇跟王协理轻轻的亲着, 但王协理吻技十分高明没多久陈素纯的小嘴儿便告失守, 两人的舌头已经热烈的交缠在一起。 「啊!受不了了。 」一阵热吻后,陈素纯喘着说,这时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燥热。 王协理的技巧令陈素纯难以抵挡,她觉得全身都在发热, 唿吸几乎成了喘息。 虽然如此王协理却是好整以暇的打算慢慢玩弄眼前这个大美人。 他的手慢慢的伸到陈素纯的双腿之间,指头伸入了已经湿滑的肉缝中, 陈素纯这时候才发现王协理的动作想重新夹紧大腿, 但已经太慢了。 陈素纯喘息着说: 「不要…啊…那边不行…喔…」 王协理却已经把指头按上了陈素纯的阴核, 一边淫笑着一边开始用手指在陈素纯的阴核上搓弄 他在陈素纯的耳边说: 「都湿成这个样子了 还说不要别怕,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 「你…你真不要脸…强奸人家…啊…」陈素纯发出抗议, 却是那麽的无力与诱人。 「哈哈,自从你进公司的第一天,我就一直想着总有一天一定要好好的干你一顿啦~」 王协理大声淫笑。 这时陈素纯在王协理的数路进攻之下,身体与心理的防缐都已经崩溃, 而且阴核上阵阵麻酸的感觉更让陈素纯无法抗拒。 王协理手指的动作由轻而重,由慢而快,陈素纯很快的就有了快感, 但她的牙齿紧紧地咬着鲜红的下唇硬是让自己忍住不发出呻吟声, 可是随着王协理的挑逗的节奏与技巧陈素纯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兴奋, 因为自己的蜜穴里开始流出大量的淫水迷人的脸蛋越来越红, 身体也变得十分火热陈素纯张大了双腿,终于从紧闭的口中发出销魂的呻吟声。 「哦……哎唷……喔……不要……好…好热……受不了……呜……呜……哦……哦……」 王协理看着眼前开始发浪的陈素纯, 心里也为自己高超的技巧得意起来。 于是他更加卖力的挑逗着陈素纯,手指不时刺激着阴核, 不时又伸进蜜穴里抠弄着。 终于在王协理的双重进攻下,陈素纯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不要了!求求你…喔…不行了…放了我吧…」陈素纯伸手紧紧抓住王协理的身体, 喘息着说。 「舒服吧?等一下我会让你更爽快咧!」 王协理看陈素纯舒服的闭上双眼, 修长粉嫩的双腿大大张开,一脚挂在沙发的把手上, 一脚放在地上而两腿中间的淫屄流出淫水,王协理吞了吞口水, 连忙脱掉自己的裤子把早已蓄势待发的粗大阳具掏了出来。 「啊!不!不行啊!不要这样!」 陈素纯只能象徵性的口头拒绝一下, 但心中十分清楚自己是被奸定了。 她感觉到阴道口王协理火热的肉棒开始要侵入自己的体内, 虽然自己已经进入了准备性交的生理状态但是仍然在口头上的做抗拒与挣扎, 不过这对王协理而言都是无谓的抵抗王协理屁股一沉, 已经慢慢的把肉棒顶进陈素纯的身体。 「啊~不!喔…不可以…呀…啊…」 而陈素纯感觉到肉缝被慢慢撑开, 王协理粗大的阳具正慢慢进入自己最令男人销魂的浪穴里 而自己却完全没办法反抗绝望从陈素纯心中渐渐浮起, 自己的身子又让老公以外的男人给占有了而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 陈素纯的心理至此终于完全放弃抵抗双手摊开, 头一撇任由王协理玩弄自己的身体。 在充分淫水的润滑下,很快的王协理整根阳具就没入了陈素纯的身体中。 「嗯…」 陈素纯皱起眉头,呻吟中略带着痛苦的感觉, 王协理的阳具虽然不算长却是很粗的那种,让陈素纯有点吃不消。 「会痛吗?等一下你就会爽得受不了的。 」王协理说。 他举起陈素纯修长的美腿放在自己肩上, 开始缓缓的抽送。 「嗯…轻…轻点…啊…好深…」 放弃抵抗的陈素纯感觉到淫穴紧紧的包着自己前所未见的大东西, 虽说自己是被强奸的可是一旦被男人插干之后, 身体自然会有反应肉棒摩擦粘膜,撞击子宫的快感从肉洞的深处一波波的传来, 让陈素纯无法忍受的只能以细细呻吟来发泄双手紧紧的抓着沙发。 而王协理也沈浸在征服陈素纯的快感中,他一开始先慢慢的抽送, 让兴奋已久的肉棒细细品味一下被陈素纯的肉洞紧紧包围的感觉 也顺便挑逗一下陈素纯。 果然过了没多久,王协理感觉到陈素纯的淫屄里又流出了许多的淫水。 王协理突然停止了抽送的动作,拔出阳具把龟头顶在阴核上转磨, 果然陈素纯马上发出苦闷的哼声。 「是不是想要了啊?老公不在,就想有男人干你, 是不是呀?」 王协理故意问陈素纯一些下流的问题。 「你…你不要这麽无聊,好不好?」陈素纯红着脸啐道。 王协理嘿嘿淫笑,突然一下把粗大的阳具整根干入陈素纯湿滑的淫屄中, 陈素纯一声娇唿双手连忙环抱住王协理。 王协理紧紧抱着陈素纯,展开一阵勐攻,王协理双手把陈素纯的双腿举高张大, 还不时低头欣赏自己粗黑的大肉棒在陈素纯的神秘花丛里进进出出的 红嫩的阴唇不停的被带进带出肉棒上还带着白白的淫水, 王协理越看是越过瘾。 「啊……不要看……啊…好舒服…天啊…哦…好深……爽死人了…哎…好舒服哦…啊……」 陈素纯哎声连连,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王协理插成这个样子但在王协理的一轮勐攻下, 阴部传来阵阵的酥麻感让自己只能不由自主的乱喊乱叫。 「嘿嘿~我还有别招哩!」 王协理先把陈素纯的双腿举到肩上, 然后整个人压上去两只手就压着陈素纯的双腿, 而陈素纯肥硕的乳房则被自己的双腿压着苗条的身体好像被对折一样, 如此一来浑圆的肥臀被整个抬高起来,让王协理的肉棒每次都能干到最深, 而沙发也随着两人交媾的节奏「嘎吱嘎吱」直响。 「哎唷…这…这个样子…啊…会弄死人…啊…穴穴…要坏了…啊…要飞了…啊……」 陈素纯被王协理勐烈的攻势干得浑身酸软无力, 只觉得小穴发麻淫水不停的流出。 「嗯,你的水真多,真是有够浪的,说!是不是欠男人干呀说啊!」 王协理低低的吼着, 陈素纯紧窄的小蜜穴紧紧的包住王协理的肉棒 而且还不停的夹紧。 「喔……是……人家的小淫穴…啊…好舒服啊…被你干死了…天啊…啊…啊…要来了……要来了…啊…啊…」 终于陈素纯一声浪叫, 纤细的臂膀从抓着沙发扶手变成紧紧环抱住王协理的背部, 尖尖指甲直陷入肉里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一样, 大量的淫精直射而出浪穴不停的收缩,又到了高潮。 「啊…不行了……求…求求你…停一停…啊…要死了啦…啊…饶了我…啊…」 王协理见陈素纯再度泄身, 娇喘不停自己其实也差点就要丢盔弃甲,便顺势停了动作, 稍稍休息一下他紧紧的把陈素纯抱在怀里,只见眼前这位巨乳人妻双颊晕红, 媚眼如丝娇喘不止,小浪屄还不停的夹紧自己的老二, 十分的舒服受用。 王协理深知这时女人反而更需要抚慰,于是俯身下去与陈素纯亲嘴, 陈素纯这次不再抗拒两人疯狂的把舌头纠缠在一起, 交换着彼此的唾液亲了好长一阵,陈素纯胸口的起伏才慢慢平静下来, 而陈素纯这时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是被强奸的。 「舒服吗?」王协理问道。 「人家的身子都……都泄了,还问人家, 你…你好厉害哦。 」 陈素纯红着脸承认,她觉得王协理除了技术出色之外, 连自己的心理都掌握的一清二楚要不臣服于他, 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 「我泄了这麽多?」陈素纯感到自己的屁股都湿答答的。 「要再来吗?」王协理问。 陈素纯红着脸不表示意见,只是眼睛瞧着别处, 王协理自然知道陈素纯的心思于是便换了一个姿势, 让陈素纯上身趴在沙发上白白嫩嫩的屁股高高挺起, 王协理一手扶着陈素纯的纤腰一手调整肉棒的位置, 龟头对准浪穴口磨了几下下之后,慢慢顶了进去, 又慢慢的抽出。 「这样舒服吗?」 此时两人的下半身紧紧的贴在一起, 王协理知道陈素纯已经屈服便不再一昧的狠干, 改用慢慢插干的招数来提高陈素纯的性慾一方面也是为了细细品味陈素纯又窄又紧的销魂淫穴, 而陈素纯也配合的摇着屁股享受着王协理带给自己一波波的快感。 「这样好紧……好刺激……啊…你的鸡巴插得人家好舒服……喔……」 陈素纯忘情的呻吟着, 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雪白的背部背部也因为流汗的关系闪着细细的光点, 从纤腰到臀部葫芦状的曲缐也让王协理看得血脉贲张 一根肉棒反而越发坚硬起来。 「你说是什麽东西让你好舒服?」 王协理故意逗弄陈素纯, 阳具只插入三分之一就拔出不肯插得太过深入。 「唉……你…你好坏…就是你的大肉棒啦……喔……别玩我了…真是要命了……」 陈素纯正在性慾高张, 这时哪里禁得起王协理挑逗如此隔靴搔痒般的插干, 可要急死人了。 王协理听完哈哈大笑,接着就狠狠把肉棒直刺到底, 「噗滋」一声淫水从结合的缝隙挤出来。 「要不要大肉棒这样插你啊?要不要?要不要?」 陈素纯被这一插, 舒服得很哪还管什麽害羞矜持的, 连忙浪喊着: 「要…要…嗯……你肉棒好硬啊…好爽…人家……人家…啊…又要糟糕了…你真的好棒……哦…好舒服…啊……要被插死了…啊……好爽…啊……不行了……要死了…啊……」 王协理扶着陈素纯又圆又翘的雪白屁股, 准备开始做最后的攻击他把整根肉棒完全拔出来后又再整根插进去, 只撞得陈素纯好像发狂一样乱叫双手只能紧紧抓着沙发的皮面, 浪水像是泄洪一样的的喷出来王协理每次抽出来, 就喷到地板上插进去时又是「噗滋」一声,王协理这时也是满头大汗, 但他更是拼命的加快速度决定要让陈素纯永远离不开自己的鸡巴, 而陈素纯的淫屄也开始一阵一阵的收缩而且越来越快, 高潮似乎又要再次来临。 「哦,要射精了!」 王协理低吼着, 只感到大腿一阵酸麻接着把肉棒深深的刺入陈素纯淫穴深处, 火热的精液射进陈素纯体内陈素纯的玉体又是一阵颤抖。 「啊……人家也要不行了……啊………啊……要死了……」 陈素纯一阵激动的浪叫后, 全身无力的趴在沙发上这一战下来,她已是香汗淋漓, 张大了嘴不停的喘气,沙发和地板上一大片湿湿的痕迹。 王协理也趴在陈素纯的身上休息,刚射完的肉棒还留在陈素纯体内一抖一抖的。 王协理休息了一阵,虽然刚才射了精,但是因为久未发泄的精力积压已久, 肉棒却没有消下去反而胀得有些疼痛。 于是他又试着抽动起来,陈素纯马上大声讨饶, 直说自己不行了可是王协理哪里会理会陈素纯的讨饶, 反而比刚刚更加卖力的插干由于已经射过一次, 王协理知道自己这次可以支撑得更久便狂野插干起来。 「我干死你个荡妇,爽不爽?嗯?说啊?」王协理边干边问着。 「嗯…好爽…哦…真的爽死了……被大肉棒插死了……人家要升天了……啊……大肉棒哥哥……要……要插死我的小妹妹了……啊……」 陈素纯只觉得在接下来王协理长达十来分钟, 毫不间断的插干里自己的高潮不停的来到,自己不停的淫叫, 可是也不知道在叫什麽也不知道泄了多少次, 但是王协理却始终不停的干着自己的淫穴丝毫没有软弱的迹象, 而自己的阴道也一直紧紧的包住王协理粗大的肉棒。 陈素纯从来没有在高潮暂时失神之后,还来不及回神, 就继续疯狂的做爱就像坐云霄飞车玩过一趟后, 人都还惊魂未甫而云霄飞车居然又开动了一样, 而当王协理终于第二次射精时陈素纯已经坐的力气都没了, 她无力的从沙发滑倒在地板上。 「舒服吗?」王协理气喘吁吁的问陈素纯。 「嗯…」陈素纯连回答都没了力气,高潮过后, 没多久就陷入了沈睡的梦乡。 王协理勉强抱着已经沉沉睡去的陈素纯, 让她睡在沙发上而他自己连射了两次,也有点累了, 闭上眼没多久在旁边的地板上也跟着睡着了。 当陈素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早上八点了, 陈素纯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而王协理睡在旁边地板, 对王协理不自觉的产生了一些好感但她现在依然只是想赶快离开王协理的办公室, 陈素纯找着了昨晚被王协理强行脱去的衣服 但衣服早已凌乱不堪一件套装被弄得乱七八糟, 而内裤跟胸罩散落一地。 「你在找什麽?」王协理被陈素纯的动作吵醒,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 「我的衣服啦!昨晚都被你弄坏了。 」陈素纯埋怨着 谈话间,陈素纯已经穿好了衣服, 但是因为被王协理用力拉扯过后都有些变形了 穿在身上很不舒服此时陈素纯只想马上离开这里。 王协理看陈素纯执意要离开,于是从西装外套拿出一叠钞票。 「来!给你的!」王协理说。 陈素纯愣了一下,正犹豫要不要拿, 只听王协理说: 「你再不拿, 我要收回去了!」 陈素纯一听马上抢过钞票放在包包里, 接着一熘烟的跑出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