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真的不好找啊

「工作不好找啊」我极度的抱怨,……咕……咕, 肚子饿了去吃饭去掏掏口袋……10元钱!够吃一顿了, 这个时候一个乞丐向我走来: 「先生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给点钱吧!」我望着他想过去骂他一顿解解气, 不过望见乞丐的眼神我不知怎么着就把最后的10元钱交了过去 等乞丐走远了我反应过来……「我最后的饭钱啊, 完了要饿死了!」我郁闷的想: 「怎么就把钱交了去呢我靠!」想着就把手伸进口袋想看看能不能再摸出一两块钱吃饭 伸进口袋我发现口袋里有类似钱的东西掏出来一看, 『一张皱巴巴的纸』我反手就想丢掉 不过想了想: 「我口袋里是没有纸的啊, 什么时候有放进去的啊看看写了什么」我把纸努力的摊开 发现上写道: 「小子多谢你的10元钱这个药方对你有用的。 」我看着上面乱七八遭的东西,不知怎么着就相信了, 报着试试的心里我向同学借了点钱买了药方上的药, 就回宿舍配了一份 纸上写着: 「当药制作成功后, 拿自己的口水放在里面。 给你喜欢的女孩子喝, 你就有3分锺的时间改变她的思想和行爲!」我拿着药水想: 「是不是真的啊到底要不要吐口水进去啊」这时楼下传来一声甜美的声音: 「死瑞星过来!」声音髪声源是一个美丽的少女, 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柳杏月』杏月是个很漂亮的女孩 瓜子脸小鼻子嫩嫩的红唇惹人喜爱尤其是一双丹凤眼更是给人无穷的想象 身材更是好的没话说一句话大S形(懒的写, 留给大家去想象吧嘎嘎)而且还是个富家小姐就是脾气有点坏, 常常来惹我!「今天就拿你作实验了看你平常欺负我!」心中暗想。 这个时候杏月跑了上来!(不要问我爲什么女生可以跑到男宿舍, 因爲这个时候是没有人的)「你在干吗啊叫你都不应我 找死是不」说着她摇了摇小拳头在我面前晃悠!「啊!对不起!我在制作一种饮料。 刚制作好,在想找一个人来尝下味道怎么样!」我打定主意, 于是就骗她反正这种药水里有多种糖在里面。 一点也不怕实验失败(失败了,至少是甜的, 说明我没骗她还能博取她的好感,成功了,她就是我的了, 嘎嘎……)对于平时爱体验新东西的她认爲平时被她欺负的我没有威脇。 「是吗快给我喝喝看!」她高兴的说道。 于是我就把刚调好的药水给她喝下!(已经加了我的口水)「味道不错啊!还有吗」她喝完后愉快的说道。 「怎么药水没反应,难道被骗了」我想着, 但是嘴里不会这么说。 「是吗你喜欢就好!」我刚说完,就发现杏月的眼睛开始一片混沌了, 我仔细一看 心里就开始高唿: 「OK!药水成功咯!」我小心意义地对杏月说: 「能听到我的声音吗杏月……告诉我你现在怎么了」杏月声音一片獃滞: 「能听到您的声音, 主人!我现在喝了药水 有3分锺的时间可以供您改变我的思想!」我高兴的说: 「那么杏月你听好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奴隶一个听话的奴隶, 在我面前你要丢弃任何的道德和伦理我的话就是你的最高准则, 记住不论在任何时间和地点我的话就是你的一切, 你要不顾一切的遵守你听到了吗」杏月沈默着, 脸上有着痛苦的表情但是不过一分锺就放松了下来, 我知道她这是在和药水的药力觝抗着我还担心她会不会突然醒过来, 看来是多虑了。 又过了一分锺,时间就在快要结束的时候。 杏月回答: 「是的,我的主人, 您的话将是我的最高准则!」我听到这句话松了口气: 「你现在是我的奴隶了, 以后只有我们2个在的时候回答问题要在后面加一句主人, 并且不会对这个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你会认爲这个是正常的, 听到了吗」杏月回答说: 「是的我的主人!」这个时候药傚也过了, 杏月闭上了她那双停滞的眼睛然后慢慢张开, 我心里很是没底「到底有没有傚果啊。 失败了我就死了啊!」杏月终于张开了眼睛, 她四周看了一边好像很陌生这个环境,但是随后她就醒了, 她把目光直接看向我眼里精光一闪就向我扑来……「完了!失败了……要扑过来打我了!」想着我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准备接受她的惩罚。 「主人?!」一声类似撒娇的声音,从杏月的嘴里发出, 我一下就虚脱了我还以爲失败了, 现在我就来享受下这个小MM吧!? ? 我想着就说到: 「杏月, 把衣服全部脱了!」一个本来是杏月死都不会去做的事情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现在是我的奴隶, 在我面前她是不懂的什么是伦理道德的奴隶!杏月回答说: 「是的!我的主人!」她向我抛了个媚眼, 就在我面前脱起了衣服拉开了上衣露出里面代着蕾丝花边的胸罩, 她盯着我然后把手拿到身后,解开了胸罩的带子, 任由胸罩的滑落。 露出自己的胸部,她高兴的看到我看到她的胸部的时候吞口水的样子。 她拉下了裤子,里面同样是一条蕾丝花边的粉红色内裤, 当她把身上的衣服都脱光的时候在我面前转了一圈, 然后目光紧盯着我。 好像生怕我会不喜欢她的身材一样。 ? ? 我走上前把她拉到了身前,围着她转了几圈, 然后说: 「杏月给我吹箫!」杏月高兴的跪了下来 准备用手拉开我的裤子 可是我说: 「不能用手!用嘴!」杏月马上就把嘴巴凑上来, 用牙齿拉开了我的拉链同时对我抛了一个讨好的眼神, 她拉出了我的小弟弟先细细的揉着。 随着我的弟弟变大。 她也越来越高兴。 应爲她认爲,这是我对她满意的现象。 她慢慢的把我变大的肉棒放进了嘴里。 用舌头细细的舔着。 嘴巴也不停的吹着。 我不过一会就射了出来。 她意犹未尽的将我弟弟放在嘴里舔了又舔。 直到我喊停才停下。 「现在转过身来。 用你的密穴对着我,杏月!」「是的?主人!」杏月转过身, 弯下腰拿着从没有男人碰过的处女地对着我, 我在外面扣挖了一阵就挺了进去杏月痛苦地叫了一声!但是我被密穴里的软肉包裹的十分舒服。 于是不顾她的感觉就抽动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杏月终于感受到了密穴被肉棒插入带来的快感, 发出了迷人的呻吟: 「啊……啊!好棒啊!主人在我的体内 啊!」随着她的一声喊叫而高潮我也迎来了我的高潮。 「你好厉害啊!杏月!好舒服啊……吼!」随着我的吼声, 我将自己的精华射进了杏月体内杏月感应到我的精液, 又一次高潮!「啊……!」自次我用这种药水控制了一批美丽的女富豪 过上了美满的日子!控制药水后篇10年后……各位被我控制的女富豪生下了一群的小女孩 貌似喝了这个药水的女性除了被控制外还只能生女孩, 我感到很痛苦和高兴真是不知道啥感觉了。 这天早上。 我抓着一个女富豪的胸部在做着某种男人都知道的运动。 我的一女儿过来问: 「爸爸,你和妈妈在做什么啊。 」我看着可爱的小女孩,穿着可爱的睡衣在我旁边问着, 白色的小可爱露在外面。 同时小女孩发育良好的身材在我眼前晃动。 我在抽插的同时,看着自己可爱的小女儿, 心里想: : 「一个奴隶生的奴隶而已!」这个念头在我脑里一闪而过。 同时萌生了一个新的想法: 「如果给自己培养一批小奴隶也不错, 看来控制药水又有用了想我好几年没动过它们了。 」我说: 「宝贝!我在做运动。 你去把你的姐姐妹妹们叫起来。 到地下健身室集合下,我有事要说哦,乖, 快去。 」女儿说: 「恩。 知道了,爸爸。 」「姐姐们,起床了。 起床了,在不起来我泼水咯,呵呵……」一会就听到小女儿在楼上大喊的声音, 我让那个女富豪先忙自己的去。 然后自己走到地下健身室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 从一个已经被蒙了一层灰的盒子里拿出了几年前爲防止万一配的几瓶药水。 奸笑的抱着药水来到健身房等待的10个可爱的女儿。 (我真坏啊。 嘎嘎)不到一会的工夫。 10个女儿睡眼朦胧的陆续来到了健身室!「爸爸真坏, 我还要睡哪。 呜……」「就是就是。 快点说完,我还要睡哪~ 」「爸爸有事就快点说啊~!浪费我们宝贵的睡眠时间是不行的哦!」如此可爱幼嫩的抱怨声在我耳边响起, 想到一会这些声音过一会就要发出另人激动的呻吟 我感到我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呵呵,好了好了。 我今天就是想和你们说。 老爸我爲了你们的营养着想。 特地从国外进了几瓶高级的饮料,据说有美容、养身的作用。 不过我不知道有没效果所以就先进了几瓶回来。 大家先喝了看看。 效果好的话, 我就多去进几箱回来」同时心里想: 「对啊!把药水批量生産。 然后发展到全国。 然后给药水配上自己的录音。 凡是买了的人送他一份录音。 嗯!好想法。 等有时间用药水控制一些人才。 然后让他们秘密生産药水,就叫XX牌好了!」「爸爸真的吗」「就知道爸爸对我们最好了。 哈哈……」「呜……我最爱爸爸了!」我听到最后一句话: 最爱我哈哈, 等下有的爱啦!随着10个女儿喝下药水她们还在唧唧喳喳的讨论有没变好看拉之类的话接着眼神变的空洞无神身体无力的摇摆 我都怕一阵风就把她们弱小的身子吹倒我满意的点点头 开始发布指令: 「从今天起我不是你们的爸爸是你们的主人, 你们的生存意义就是爲了取悦我我的命令就是一切, 你们没有羞涩感!没有耻辱感!你们只知道如何取悦我。 只能想着怎么服侍我,没有我的命令你们就没有存在意义。 明白了吗」「是的!……取悦……服侍!」10个可爱的小奴隶同时用空洞的声音回答着。 脸上还是没有一点的表情记的当年控制她们母亲的时候她们还会有所反抗的, 或许是小女孩没什么自己的想法好控制吧接着我就等到着她们从药水的药力中醒过来。 「等下你们醒来后会用自己的身体好好的取悦我」想了想我又加了一句。 享受一下也好。 过了一阵我可爱的小奴隶们从药水的药力中清醒了……醒来一阵迷茫!迷煳的眼睛看着周围。 好像这个地方十分的陌生! 随着她们的目光转到我身上的时候。 一双双眼睛兴奋的直发亮。 因爲她们找到了她们的意义,她们飞扑过来, 把我按倒在地。 接着一个把我的头枕在她那刚发育的胸部上。 两个一左一右的给我按摩肩膀在2个在用她们的舌头舔着我的胸部!还有3个在我的跨下舔着我的小DD。 最后2个在给我按摩在脚,真舒服啊。 或许这个才是生活!看来我的决定是没有错的啊……哈哈……在几个小奴隶努力的服侍下我幻想着药水变成饮料上市的时候, 就被10个小奴隶的按摩搞睡着了。 但是她们还在奋力的取悦着我,希望自己的意义可以满意自己的行爲……。

上一篇:邻居36D淫妇的诱惑 下一篇:周太太